用逃避来面对

1993年,中国某村落。佛祖一个潇洒的挥手,我又轮回到了人间。

走的那天,他说:“万物皆有规律,循环往复,想要圆满,终归是要经历,走不开。”
走开走不开,都是我的抉择,也是我的手段,深入骨子里了

我再回到家里的时候,母亲笑着,没力气出声,父亲扬着嘴角,弯着眼睛,却也没有出声,家里人的喜悦,都有杂色。只有我的啼哭,还能打破空气里凝结的五味杂陈。我知道我走的那天,没有告诉他们,我没说我去哪儿了,他们也慌了神,不知所措。最后说是找到了,却始终没有见到我,母亲哭的歇斯底里,父亲只顾在一旁流泪捶墙…可能是用尽了感情,可能是我变了模样,我回来这天,家里欣喜的平静。

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,我去过很多人家,也记得第...

2016-08-08

© 在树下 | Powered by LOFTER